我要投稿

惯性使然

半夜,俩口子被嗡嗡的蚊子吵醒了,打开台灯发现蚊帐里乱糟糟飞着许多蚊子。

妻子大怒,让丈夫赶快拍蚊子。丈夫出手不凡,恶狠狠地就拍死了一只吃得快要涨破肚子的蚊子,手上留下殷红一道血渍。丈夫很快消灭了六只蚊子,面对最后一只蚊子,他却停下来楞楞地看着它,迟迟不肯下手。妻子纳闷儿,做检查官的丈夫道:这蚊子的肚子是瘪的,证据不足。

还有一位县长到农民家做调研。老农很是热情,进门时非要县长走在前面,县长谦让了半天,老农却一再坚持。县长随口问他为什么非要自己先走?老农说:俺赶牛赶羊习惯了,都在畜生后面走。

一个习惯了做法官,习惯了证据大如天;一个习惯了做牛倌,习惯走后面。移情的主体和客体无法正确对接,移情作用也就大打折扣。

请选择你看完该文章的感受
分类: 日志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
    Comment Tip
    CommentLuv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