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亦有提及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我们不必感叹生命短促,功业难就;不要认为遍尝了世间的诸般苦楚而“勘破三春景不长”;不要在年轻时就刻舟求剑般撒下苦恼的种子。扫除一身暮气,只有高扬的灵魂才不会向命运举起降幡,并迎向命运的重拳,随时准备还击。

譬如,一个弃了笔的作家是值得怜悯的,因为他这样就已经承认他一生没有力量完成一件事。一个放弃了初衷的人,在茫茫人世间、在每日每时的变化和运动中,他的内心一定是凌乱的。我们应该学会笃信你对向往的生活在精神上或者口头上对自己和这世界做出的承诺。在喧哗纷扰会心如死灰排山倒海时,不如秉着笃信先选择沉默,安静的独处梳理排解,不至于内心号角四起万马奔腾。因为沉默如果不是胆怯和天生木讷的话,便是渗透人生之后的一种智慧,是历经风霜之后的一种成熟。

有一个词叫想家,用一个比较书卷气的名称叫“乡愁”,我喜欢这个名字。一个拥有乡愁的人是不能堕落的。当我们思念乡土,怀念亲人故友时;当我们注视自身忧郁如雾般笼罩心头挥之不去时;当夜晚的灯光变得孤独而温暖。我们意识到身后默默凝视寄望的眼神,领会到一种背井离乡也应该承担的责任,于是为未来热忱的祈求时——那刻,我们其实是最坦白,最坚定的。

每个人的成长都会经历无数次的蜕变,每次蜕变如蛇的蜕皮,因此而有新生。蝉蜕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它们将空壳留下在枝头,自己就在深秋的寒风里凄然绝响,它们抱着悲观的态度是彻底的失败者。乐观者在于当见缝插针的畏惧从虚无缥缈日渐具象时也毫不闪躲,没有山重水复的柳暗花明其喜出望外的色泽原本就打了折扣,只有承受了才能提升。

生命如漏,岁月如沙,一粒粒一丝丝滑过,直到生命变为空壳。珍视有限的生命,拾起九天揽月的雄心,寻回乘风破浪的勇气。千万不要拒绝思考,要努力攀爬于人生之途,即使途中被挫伤,仍要保留属于自己的气息。只有这样在我们经过成浪的坟丛时,才不会生出一种空漠的悲哀,才不会让玉颜绮年
为来日的荒丘白骨而寒心。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mmentLuv badge